上呀。”“他们就为这个才罢工的。罢工昨晚上给破坏了,说不定今天咱们就只能 有地板,下雨也不会挨淋。”男人们悄悄卸着行李,一阵恐惧蒙上他们心头。一片 当牧师的时候给你施过洗礼。你还记得施洗礼那天,我给你讲过些耶稣的道理?” 时候,肚子里好象动了一下。”汤姆和约翰叔叔走到血肉模糊的死狗身旁,汤姆拉 我早盯着你了。这地不是你的。你们侵占了人家的地。过些时候,你们就把土 “没有。”“奶奶的病怎么样了?”妈低下了头,“我本想不忙告诉你们,我总盼 接着又问:“妈,你担心吗?去那个新地方,你担心吗?”“有点儿,”妈沉 妈费劲地探出身来,她的脸发肿,眼神很凶。“先生,我们有个生病的老太太,要 理。”约德仿佛避开牧师那赤诚的眼光,低头说:“抱着这种想头,你不能再布道 “总算没让他们往北边赶。咱们不得不低声下气,可是总归能去咱们要去的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