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睡到一半,雨又排山倒海的倾了下来,像要把这世界溺没一般。 放,望也不望我,躺上床就睡。   “不,我吃鱼,她一个人吃。”荷西马上说。   夜来了找出蜡烛,点了四根,室内静悄悄的闷热,伊底斯拎了一把大弯刀,卷   从荷西第一天抵达拉哥斯开始,每一日都记得清清楚楚━━几时上工、几时下   “说起鬼眼睛,她真看过什么?”米盖低声在问伊底斯。 了疯狂世界。   他抬起头来,看着我,又是一个眼睛红红的男人。   “马克贝斯。”我用手指指身后的林子。 上,又弹上去,再要落下来时,看见路边一个行人居然在抢路,“当心!”我失声